Position:home>The new era of cohabitation>3 people close hire change two people " live together " Wen Yisheng of the Jing
3 people close hire change two people " live together " Wen Yisheng of the Jing
From;  Author:Stand originally

口述人:赵先生,男24岁,公司职员

三人合租变成两人“同居”

大学毕业后,我经朋友介绍,和一对小夫妻合租一套房。

房子是两室户,一大一小两个房间,每间房内空调、电视机、微波炉等电器设备一应俱全。小夫妻住大房间,每月负责1000元的房租;我住小房间,每个月800元。水、电、煤平摊到三个人头上,他们出双份,我出一份。

男的是夜班族,上午在家睡觉,下午两三点出门,凌晨两三点才回家;女的是自由职业者,整天在家待着;我是正常的上班族,朝九晚五。三个人不同的作息时间令我处于一个尴尬境地:我在家的时间,男室友经常不在,倒是女室友经常在,不管是洗衣服、上厕所,还是去厨房煮东西吃,我们俩抬头不见低头见,三个人租的房子好像变成了我们两个人的“同居”生活。

合租生活本也相安无事,但到了夏天,尴尬的事情一件接一件。房里虽然有空调,但早已到了“退疫”年龄,开起来比拖拉机还响,制冷功能却奇差无比。因此,只要能开门我们都尽量把门开着。天热,大家衣服又都穿得少。小夫妻房间的门正对着走道,我经过走道时常能看到女室友躺在床上的样子,白白的腿就搭在床边,如果穿着裙子有时都能看到她的内裤。后来回家,我关门时故意弄出重重地“砰”响,提醒她起来把房门关一下。而除了上厕所,我平时基本不会踏出自己房门半步。

大热天的,我在房间就打一赤膊,穿条内裤。有一天我醒过来,忽然发现门口的一张凳子不见了。原来,女室友来了客人过来借凳子,我睡得太熟没听见敲门声,她就自己进来拿凳子走了。我不敢想像女室友看到我的是怎样一副样子,但自此以后,我一进房间,就把房门锁住,再热不也开不门。

冲进厕所的刹那惊闻一声尖叫

天气越来越热,洗澡成了每天必须的事情,甚至一天洗多少次都不嫌多。有时,我晚上七点多下班回家,女室友正好在洗澡。而我坐了一个多小时的车,上厕所的欲望特别强烈。有几次我实在等不下去了,只好冲到楼下的快餐店解决。后来我也学乖了,下班前先去一下单位的洗手间,路上尽量少喝水,避免一回家就要上厕所。

但上厕所仍然不方便。卫生间的门锁不住,如果是洗澡,能听到“哗哗”的水声,知道里边有人,我就在外边等一下。但如果是里边有人上厕所,外边的人就不太好判断了。为此,我每次上厕所前,总会敲一敲门,并大声问一下:“里边有人吗?”确信卫生间里没人时,我才敢放心进去。

百密也有一疏。有一次我下班回家,着急上厕所,忘了打招呼就往卫生间里冲。撞开门的刹那,我听到一声尖叫传来。原来,女室友正在上厕所。那个尴尬啊!我当时恨不得立即找个地洞钻进去。
Previous12 Next